恶臭🐟

假装画画实则打游戏.jpg

ooc预警!
是佣杰!
潦草摸鱼预警!



——————————




外面的雨很大,雨点打落在各个地方的声音在半夜寂静的环境里被无限放大了。

奈布从睡梦中猛地惊醒,战争留下的本能让他警觉了起来。却只看到身边的恋人从书里抬起头疑惑的看着自己。

“怎么,噩梦?”

精神瞬间放松下来,奈布凑过去,搂着杰克精瘦的腰,闭上眼感受这份温存,慢慢说着。

“想起一些事,没什么问题的。”

窗外的雨愈下愈大,密集而细碎的声音让奈布紧绷了起来,搂着杰克的手又紧了紧。

梦中是黑红的血流淌的声音,刀刃划开肉体的声音,子弹击破头颅的声音,战友嘶哑呼喊的声音,和自己奔走时的喘息,靴子踩在黄沙里的声音。

各种迥异的声音糅杂,构成了他不愿回想起的记忆——

他是在离身后的战火越来越远。

杰克放下手中的书,摘下眼镜放在一旁。试图去掰开他搂住自己腰的手,但是无果。

杰克叹了下气。
“就是这种时候很孩子气。”

他捧起奈布的脸,轻轻吻上去,吻过眼睑,轻咬嘴角,含住下巴。是个完全安抚性质的吻,不带任何情欲色彩。

这对杰克偶尔孩子气的恋人似乎很受用,他松开了他的腰,直起身把脸埋在杰克的肩窝,小声说着。

“你猜中了。”

杰克轻笑了一下,把这人抱住。有时候还真得这样哄哄。

“过去的事情早就是回忆了,回想再多也是没有意义,拘泥于那些,那现在在我怀里的又是谁?”

奈布不说话,但是杰克感觉得到他紧绷的肌肉放松了。

窗外的雨还是那么大,声音依然令人难受。但是有人陪着过日,还是不一样的啊。

这么想着,他回抱了他。




——————————
诈尸!
估计已经没人记得我了,咳,本来说要写之前的那个脑洞的,但是我去肝游戏了[x]
我渴望美智子!

————————是一个雨后小故事[bu,两人是已经确认关系了,这是事后温存[x]
是看到佣兵的战争后遗症想到的,是突然的摸鱼。
这两人,大概是互舔伤口的野兽这样的吧,但是并没有表现出来orz。

有什么觉得不妥的请告诉我!我现在还不是很清楚要怎么理解他们的感情!求探讨!

评论(4)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