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臭🐟

假装画画实则打游戏.jpg

【venom/eddie】闲聊(一发完,没什么意思的小脑洞

——————————
※巨ooc警告
※是没什么营养的妄想





“噢亲爱的,我深爱着你,如这大海一般滔滔不绝....”

Eddie看着电影里帅气的男主角深情的对美丽的女主角吐露真情,电视机白色的光映在他没什么动容的脸上。

这种话在这该死的现实中会起用就见鬼了。Eddie抓了一把身旁的薯片,吱吱的嚼着。

噢该死,他又想起Anne了,这段感情总是让他难过无比。

[Eddie,你的心情低落了。]

废话,那不是当然的吗。

听着脑内的低沉声音,Eddie突然开始讨厌这家伙能明白他心里想什么却因为种族认知差理解不能,却还是像小孩子一样纯真的发问了。

[是因为Anne吗?]

不是,这是我自己的问题。Eddie颓然瘫软在沙发上,对他的共生体刨根问底的发话深感无力。

[是因为这种被叫做‘爱’的情感吗?]

啊啊,,是吧。

Eddie突然开始思考,他是否还爱着Anne。或许爱又或者不爱。大体是觉得对不起Anne,那份感情也慢慢在愧疚里变了味。

[Eddie,Eddie。]

[什么是‘爱’?]

Eddie先生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惊到了,他觉得他的共生体平时对自己无自觉的讲情话就已经很过了,结果这一记直球刷新了他对天然的认知。

呃,,这个嘛,爱嘛,是人类之间特殊的情感,建立在双方都有好感的前提下,情人那种,懂吧?

[emmmmmm]

Eddie叹口气,他竟然对他能理解还抱有一点期待,自己也是奇怪了。

[那两个人爱着对方会做些什么事。]

比如,一起进餐,一起玩耍,还有接吻和,,做爱之类的,,

Eddie突然觉得自己好像讲了什么不太对头的话,马上慌张的在脑内对他的共生体更正道:不不不,是结婚这一类的,在教堂里互相宣誓,交换戒指什么的,嗯这才是对的。

[那我和Eddie是相爱的吗?]

诶?

[进餐,我们我们每天都有在做;玩耍,我们每天都会去外面;接吻,我们不是也有过吗。]

嗯?

[结婚....Eddie!]

Eddie被脑内突然放大的声音把远去的神智拉了回来,却有点搞不清现在他的共生体在讲什么b话/划掉。

[我们结婚吧Eddie!]venom顿了一下,像是想起什么,[还有戒指!]

Eddie突然感觉到体内涌出的液体从背后覆上他的手,细小的分支缠上他的手指,在无名指根部的地方汇成一个圆环状的黑色小环。

不精致,甚至可以说是很粗糙,但是却让Eddie心里被触动了。

[Eddie!戒指!]

Eddie竟是从他没什么起伏的声音里听出了一点炫耀的意思,像是小时候家里摇尾巴的金毛犬。

啊啊,这太超过了。

[Eddie?]

别叫我你这混蛋。

[你的心跳变快了噢。]

闭嘴啊。

Eddie懊恼的在捂住发红的脸。





————————————————
是非常ooc的妄想!

看完回来刚才就一直在脑补这个,戒指什么的太浪漫了噫呜呜噫qaqqq
这两个人那么——————可爱!那么————浪漫!
我觉得我考试回来可以摸一波小条漫!/醒醒你在嗦什么

我暴毙。

去看完了毒液,,一脚跨入新坑蹲着
/草这对怎么那么甜我要死了

不过我们这里的翻译把venom的[you're  mine]翻译成了[你的身体是我的]

这个翻译就是逊啦!/捶腿
二刷我要带炸薯饼和巧克力去看/认真

/一同观影的男性友人表示:这个,,甜到掉牙了[原话]

漫威最新唯美人外爱情电影真是广受好评呢!鼓掌👏

这个小号出大事了.jpg

甚至只抽了八百石头

我要落泪了

四只大狗的日常趴/ooc有

c汪在厨房忙活着呢

—大概会上色,,吧

被朋友安利这个测试了
然后试了一发,,

为什么感觉那么没有违和感啊woc
直接拿来用,写进文里画成印象图都是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ooc啊woc
真实过头了。

大家有兴趣可以去→https://cn.shindanmaker.com/761425

我找到我失踪好几天的笔了!!!dxhsjhxdjid房间太乱我的锅,/开始摸了

和你们应律老师 @塞个包子 一起摸,排超久woc心态炸了

[白黑/安咎]相生相错

——————————
妄想产物。
bug很多/私设很多。
非常的我流黑白了。/土下座

ooc警告

庄园系统又出bug了。
范无咎和谢必安两个人面对面着,都因为对方的出现感到惊讶和狂喜。
他们短暂的呆愣之后,紧紧拥抱住了对方,那力道让赶来的瓦尔莱塔都笑笑,悄悄离开不去打扰这两兄弟。
他们两个抱着抱着,突然开始互相推搡起来,嘴里互相说着埋怨对方的话,却都默契的不去看对方的脸,默契的知道彼此都流下了泪。
整理好了心情,他们不说话了,就这样挨着对方坐着,沉默着。
范无咎先开口了,他向着兄长抱怨起来,抱怨着自己的刀太短,抱怨着铃铛摇不中人,抱怨着刚来不久不熟悉老是被遛,抱怨着其他同事们的吵闹,但静下来之后又会感到一个人的孤独。
我好想你。
他动了动嘴唇,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谢必安静静听他抱怨完,看了看自己的义弟,还是问出了心中一只困扰的问题:
无咎....你恨我吗?
他觉得他们间还是逃不开这个问题,比起一直闭口不谈,还是趁着现在bug的时候问出口吧,不然.....估计以后不会再有机会了。
他看着范无咎比自己稍黑的脸,心跳比平时面对庄园里的漂亮女性还要快。如果他说是呢?自己该怎么办?和他断绝吗,还是同样去怨恨呢?但是如果他说不是呢?微笑着说不是,那自己估计会被无处放置的愧疚淹没至死吧。
范无咎看看自己兄长紧张之情溢之言表的样子,不禁失笑。
恨?怎么可能会有呢。
但是那个时候如果我留下来.......!
收声。范无咎打断了谢必安的话。
我在水里的时候啊,那种窒息感和孤立无援的绝望感是真的不想再有第二次。失去意识的时候是在想着兄长你的,想着我不在了你肯定会很不好过,也想着你一定不要像我一样在洪水里死去。说到这里,范无咎笑了笑又接着说。但我是没想到啊,你没死在水里,后面到是给我上吊了。
谢必安说不出话了,当时他是真的被悔恨和悲痛一股子冲上头了,并没有想到其实范无咎是不希望自己这么做的。虽然就算想到了也还是会选择自杀。
你不会因此愧疚在心吧?范无咎看着哽住的谢必安嗤笑到。
谢必安看着他坏笑着的脸,扑上去把抱住,声音闷闷的说着。
我是不甘心知道吗。
知道知道。范无咎为他拥抱的动作愣了一下,随后转成了然的表情,轻轻的拍打着兄长的背。
两个人又安静下来了。
这么过了一会,谢必安发现怀里的人渐渐变得没有实感,越来越轻。
看来是bug已经修复了嘛,速度倒是挺快。范无咎说着。那我就先告辞了,兄长。
谢必安看着自己的弟弟渐渐消失,一直放在手边的伞发出一点点光芒,知道这次美好短暂的相见到此为止了,第一次对庄园主的办事效率感到不满。
最后他听到他在最后一刻轻轻说了句:
可别再给我自责了啊。
回过神来,谢必安已经是对着伞泣不成声了。

我,,,,我出货啦!!!!dgsicvhsoxhssjkzjshcjxkxjsgiaaaaadhdjxk

 我摸出来啦!!
好久没画他们两了啊_(xз」∠)_
画个亲亲w/并没有亲到

/我喜欢p2/bushi